没有悬念!中央再次定调,这些城市该急了

2019-12-26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阅读:

傍晚,一条重磅消息引发关注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 有消息将其表述为城市落户政策将有大变化,这实质是不够准确的。因为今年3月发改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

  傍晚,一条重磅消息引发关注——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

  有消息将其表述为“城市落户政策将有大变化”,这实质是不够准确的。因为今年3月发改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就已经明确:

  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当然,由发改委上升到中办、国办发文,意味着最高层面对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落户限制,作出了权威确认。

  由此也释放出两重信号:一方面,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放开落户的工作,依然还有部分城市未跟进,所以还有继续强调的必要。

  另一方面,最高层面确认,意味着这部分城市放开落户已不再有任何悬念,其它未行动的城市需要破除幻想了,赶快行动起来才是王道。

  而结合前不久《求是》杂志发布的重磅文章,可以说,区域经济的发展重心转向中心城市、城市群,不再有疑问。

  这表面看是户籍改革,实质是真正宣告,城市竞争正式进入一个存量时代。

  01

  先来看哪些城市可以例外。

  要提醒的一句是,以300万人口为界,这里的300万,是指城区常住人口,而不是全域常住人口。

  按照这一标准,大多数省份,都将只有一个城市例外,那就是省会城市。甚至个别省份的所有城市都要全部放开,比如新疆、贵州、西藏、甘肃、青海等。那么,像兰州、西宁等省会城市,得赶紧跟上了。

  当然,像已经零门槛落户的石家庄,也基本宣告整个河北将全部放开落户。

  注:个别城市数据有误,仅供参考

  具体来看,除了前几天被点名的十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南京、武汉、郑州、成都、西安,其它如天津、重庆、长沙、沈阳、哈尔滨、济南、长春、昆明、太原等直辖市、省会城市,以及青岛、厦门、宁波、大连等副省级城市,也依然是例外。

  不过,处在300万到500万之间的哈尔滨、长春、大连、南宁、昆明等城市,也需要全面放宽落户。可以预计,这些城市在此份文件出台后,落户门槛还将继续调低。

  不难看出,成为例外的,基本上全部是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直辖市。当然,有两个城市另当别论,那就是苏州、东莞,作为一般地级市,它们的实力也可由此看出。

  所以,按照最新的落户规则,除了直辖市、省会、副省级城市,其它城市基本上都要实现“零门槛”落户。

  而在整体的户籍门槛放宽之下,仍有两个城市属于独居一档,那就是北京、上海。

  刚刚公布的《北京人口蓝皮书·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9)》显示,北京外来人口已连续三年负增长,常住人口规模也呈现“两连降”。

  而前不久的重磅文章,虽然再次强调“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承载力”,但是,特别指出——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要根据资源条件和功能定位合理管控人口规模。

  02

  对接下来的“抢人大战”有何影响?

  其实,即便没有顶层设计的调整,这几年从主要一二线城市到三四城市,落户门槛下调都已是普遍趋势。

  但是,随着三四线城市的落户门槛全面取消,未来不同层级的城市“抢人”的分化局面会更明显。

  一方面,不同层级的城市,吸引人口的层次感将更加突出。

  来源:网络 注:本表格统计的是2016年数据

  比如,对于县城、四五线城市来说,它吸引的更多可能是农民进城;而一般的三四线地级市,则可能就是一般的中专、大专毕业生;省会、副省级城市,则主要以本科以上的大学生为主。

  虽然现实中的人口流动不会严格遵循这样的规律,但是从政策的引导来看,这将是以后人口流动的基本格局。

  另一方面,虽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都要放开落户,但是不同区域的城市,将会形成更大的分化。

  这次意见中就有一条——优化行政区划设置,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格局,拓宽城市间流动空间。

  也就是说,这轮放开,处在中心城市群内部的300万以下人口、可零门槛落户的三四线城市,将是最大赢家。

  当然,就目前的城市群发育状况看,其受益者主要还是集中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的区域。

  对外来人口来说,这些靠近中心城市群的三四城市零门槛落户,将为他们提供一个进入中心城市群的机会;对城市群来说,在确保城市本身的落户门槛的同时,又能够持续做大整个城市群的人口体量。

  2019年以来部分省市出台放宽落户条件的政策

  来源:海通证券

  由此带来的变化之一,或就是不排除一些城市群内部的三四城市,也将获得修建地铁的机会。

  影响之二就是,一些处在非中心城市群内部的省会城市,本身对人口吸引力没那么大,随着三四线城市普遍放开,它们的吸引力将继续削弱,因此不排除会有更多像“石家庄”这样的省会城市出现——说实话,留给这些城市的时间不多了。

  当然,政策的出台很有可能会产生明显的传导效应,超大特大城市的落户门槛,同样有望继续降低。

  03

  对楼市的影响大吗?

  每一轮户籍政策的调整,都难免会让人联想到可能对楼市的影响。

  这轮放开,从整体来说,确实将解放部分人口的买房限制,也就是对限购的曲线松绑。

  此前有媒体统计,受政策影响,至少66个城市、1亿人将会在这一轮的改革之中得到“解放”,并涌入新一轮人口流动、城市竞争的广阔版图之中。

  而这样的流动,当然也就成为新的楼市变量。比如,一些三四线城市的楼市,可能会吸引一些农村购买人群。

  来源:第一财经

  但总体来说,要出现大的涨幅很难。一来,房住不炒的大原则在;二来,所有三四线全部放开,选择的余地大了,同等区域的需求释放会趋于稳定。

  不过,一些中心城市群内部的非主力城市,将有望迎来更稳健的托底力量。所以,这个过程中不排除会出现新的热点城市。

  与此对应的是,原有的一些收缩城市,将会愈发边缘化,不排除鹤岗这样的城市将越来越多。

  因此,不管是从城市竞争,还是从楼市变化看,这都是一场不可低估的变革。虽然由于前期的铺垫,相关影响不会太明显,但是大势越来越坚定。

  所有城市、所有人,乃至所有相关企业,都必须作出新的抉择。


大胆私处人体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