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索罗斯们”的贼心!

2019-12-0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米筐投资    阅读:

01 天生贼心 江湖未远,资本经常熬夜不睡觉。 那些各国都曾经经历过的窃国惨案,如今依然还在不断的上演。 委内瑞拉货币4000000%的大崩盘; 土耳其股债汇三杀; 英镑被狙击; 98年泰铢大贬值; 94年墨西哥比索被狙击; 还有那场世纪之战,索罗斯们折戟香港城; 村

  01

  天生贼心

  江湖未远,资本经常熬夜不睡觉。

  那些各国都曾经经历过的“窃国惨案”,如今依然还在不断的上演。

  委内瑞拉货币4000000%的大崩盘;

  土耳其股债汇三杀;

  英镑被狙击;

  98年泰铢大贬值;

  94年墨西哥比索被狙击;

  还有那场世纪之战,“索罗斯们”折戟香港城;

  ……

  村口大爷抽着他那几十年的东北烟袋锅说:“这片土地上,每时每刻都在诞生着大资、中资和小资,它们经常一起组团儿,一会儿排成个‘一’字,一会儿排成个‘人’字,十分嘚瑟。”

  翻开历史的一页页铁的事实,有一个谁都无法回避的真相。

  当资本们开始从实体中异化成“鬼魅幽灵”,投机之风便在各国央行几十年“直升机撒钱”的滋养下,渐渐身强体壮。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用藏着掖着。最近在港股活动的“索罗斯们”,就是其中的代表。

  自然科学告诉我们,力量是守恒的。贫富分化的现实格局下,肆意的宽松,势必将带来贫富其中的有一方力量越来越大。

  谁受益?谁吃亏呢?

  没房没股票的90后写字楼小张说:“反正这些年来我工资没咋涨。”

  越是贫富分化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势必投机盛行。这个原因背后的真相跟绝大多数普通人没有收入有关;也跟没有产业存活的国内需求土壤有关;还跟分配已经完全失衡而且无法调节有关。

  资本的两种天性,投机还是务实?

  这个问题的难度,堪比东哥到底跟谁是兄弟。

  菌菌吃过晚饭,刷完锅,看了看11月道琼斯纳斯达克直冲云霄的气势,实在令人感慨,全世界富人们真是有钱,一个个在纽约华尔街叠罗汉,这是要准备上天啊。

  恐高的人不敢玩美股。

  北京的老朋友L博士说:“很明显,资本目前的天性是,99.99%投机,0.01%的表面务实。”

  改革依然任重道远。

  02

  空头幽灵

  2017年,正是美元加息周期的高峰期。

  美元回流的两大砝码都全力开动,高息升值的利益诱惑,外加地缘捣乱的驱赶,双管齐下。

  一拉,一推,很多地方的资本要跑,一场跨越俩洋的夺命狂奔,世界资本在美股叠成了一座高耸的“美元珠峰”。

  和美股的狂欢相对应,很多地区和国家却很苦闷。

  马其顿、罗马尼亚、匈牙利、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等东南欧国家政府和媒体频频发声,指责索罗斯基金会是“伪非政府组织”的主要代表,其煽动民众对现政权的敌对情绪,推波助澜激化社会矛盾,面目虚伪且狰狞,批评以索罗斯基金会为首的一些境外非政府组织是造成国家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和暴力冲突的重要原因。

  很多人说,索罗斯们的投机是在“规则内”的行动,不应该过多指责;也很多人在说,当某些人在强调“规则内即正义”的时候,有没有向大家进一步解释一下规则设计之初是否就真的代表着绝对正义呢?

  1992年,索罗斯们成功的狙击了英镑。

  当时英格兰银行烧掉了77亿美元来对抗如洪水一般的索罗斯们,结果没有钢过这个世界投机盛行的时代猛兽。

  最终,他们开启近20倍杠杆打爆了英镑。索罗斯们一战封神。

  多年之后,在杨澜对索罗斯的一次采访中,索罗斯的原话很值得深思:“英镑的这个事件中,他也只是参与者之一”。

  20多年后的今天,2019年,拉美石油大国委内瑞拉的货币崩盘事件,有媒体称又一次出现了量子基金的马甲们。

  他们手法异常娴熟,信仰更加坚定,货币十年泛滥的今天,他们暗暗宣誓,他们代表着某种少数派的私人“正义”。

  就在香港资本市场最近也出现索罗斯们身影的时候,作为资本市场“中流砥柱”的二马终于又在港交所集齐了。

  阿里火速归国,98年的那场对决,让索罗斯们依然心有余悸,一场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大变局,正在世界资本市场的棋盘上对弈。

  空头幽灵不散,或许这更应该是一个实战之问。

  03

  大争之年

  看清现实这件事情,维度不同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差别巨大的。

  笔者的观点很明确,一切我们看到“乱”的表相都是各种诉求的集中表达,经济只是认识世界的表层,更深层次的政治层和文化层才是当前世界问题的根源。

  拉美和非洲很多国家几十年难以逾越的“低收入陷阱”;相当一部分国家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实际上都是“世界旧分配规则”的设计初衷,秩序设计的开始就已经安排好了周期性的归零和危机。

  如果单单揪着个别国家的营商环境和历史性的数据去钻牛角尖,就是拿着超大倍的放大镜也是无法看清问题的本质的。

  空头和多头就是世界的真相的两极,阴阳共存,索罗斯们代表一派,只是得了利益之后,名声是保不住的,还有一派是巴老的价值投资,多头更容易赢得世界美名口口相传。

  世界资本市场看起来场子很多,其实也是分头部和末梢的,这个很容易理解,就是一个国家内部也是有明显的金融中心的。

  按照世界产业链信用创造的本质来看,产业链的顶端和科技树的顶端一直是担当着信用的源头作用的,也就是世界产业链可分为顶端信用源,中端信用枢纽和末尾的信用末梢。

  如下图所示:

  当顶端产业的信用源出现周期性衰竭时,中游的信用枢纽和末尾的信用末梢必然也会伴随着信用河流水位的下降。

  而中游和下游产业国也就会出现增长停滞的危险,这个时候也就是索罗斯们互动最频繁的时期。

  这是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要没有拍脱掉这个一百多年的世界经济范式,有些命运真的是被安排过的。

  十分不幸的是,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时期,世界顶端的信用源阶段性枯水期,世界信用河流的中下游并不安全。

  经济寒冬逼近,是趴在地上受冻?还是挽起袖子加油干?

  大争之年,洗牌真的来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大胆私处人体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