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志:港警升维为国家机器及激进反对派的局面!

2019-12-2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Chairman Rabbit    阅读:

这些天以来,香港运动还在继续。笔者闲时也潜伏连登、telegram的很多群组,了解信息。 这两天的运动有若干特点,笔者总结一下: 一,每天都能坚持搞出活动(包括周日),涉及的社会界别也很多,仅从活动的密度和频率来看,还是前所未有的; 二,形式上主要是和

  这些天以来,香港运动还在继续。笔者闲时也潜伏连登、telegram的很多群组,了解信息。

  这两天的运动有若干特点,笔者总结一下:

  一,每天都能坚持搞出活动(包括周日),涉及的社会界别也很多,仅从活动的密度和频率来看,还是前所未有的;

  二,形式上主要是和理非;

  三,市民参与度下降,例如今天(12月22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日子,因为昨天各地“和你shop”的参与度并不高,令激进反对派失望。但今天参与人数仍然不多;

  四,勇武/暴力的案例有,但比较少,特征是零散,快闪。区议会以来,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群体暴力活动;

  五,港警(HKP)执法

  1)是足够强硬

  2)无论行为模式到气势都没有发生变化,相比几个月前,反而有一种自信感

  3)反应及时,策略到位

  4)部署的便衣很多

  5)破获了一些地下化的激进勇武行为(例如窝藏枪械)

  以下是一些观察:

  一、HKP正在从心理上变成国家机器

  1、战术上,显然已经比较好地掌握了对方的策略。

  其实这个是必然的,因为组织者的大部分活动组织都是通过社交媒体进行。连笔者都可以很容易的潜伏进去,HKP就不用说了。对方在筹划什么,组织什么,如何修改策略,HKP都能实时掌握。而反过来是不成立的:激进反对派(黑衣青年)不能掌握HKP的行踪。

  2、心理上,HKP已经找到并适应了自己在香港社会里的定位,正在由“小区保安”升维为国家机器。

  1)香港运动的反对议题早就由修例变为反警。HKP积聚了大量来自社会的不满乃至仇恨。其根本原因是香港人认为HKP在运动初期(612)就没有摆正自己“小区保安”的地位,站在了政府的一边,对示威者适用了武力。同时,大部分反对派市民认为HKP在之后的数个月没有反省检讨,继续使用升级武力,并指导了多宗事件。绝大多数反对派认为各种针对HKP暴力的指控至少有部分是真实的。在这个过程中,HKP一直受到3.5%“革命”带来的政治授权/合法性问题、deep state问题(律政司、法院、律师界的配合问题)的干扰,显得碍手碍脚,不能强硬执法。

  2)从现在看来,HKP在香港社会的逼迫下,在警民关系、警媒关系已经难以再挽回的低点后,越过了某个关键临界点,真正理直气壮地承担起了国家机器的职能。HKP积极地拥抱来自中央政府、内地群众、香港建制派、爱国爱港、港漂人群的支持(尽管蓝营在香港是少数派),承担着这一在香港当下与未来都十分重要的历史职能。HKP(及其家属)被逼迫到墙角,似乎也已“认清现实,放弃幻想”。为了承担他们职业所赋予的职能和义务,承担历史使命,他们要割弃与香港市民社会的许多联系也是在所不惜的,他们别无选择,但也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了祖国的一边。有了祖国作为坚强后盾,完成了这一心理转型的HKP就从容许多了。

  3)其实,既不是港府(GOSAR)、也不是香港的法院、律师界——3万HKP警员才是蓝营和北京最最最可依赖的力量。如果3万警员“缴械”,那替代HKP止暴制乱的就只能是内地的武装力量。而这种“硬干预”是当下国际形势所不能允许的。所以,北京应当坚定不移的支持HKP、直接支持HKP,为HKP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持。诚然,北京公开支持HKP会引致香港反对派的反感,使他们将矛盾转移至北京,并使HKP警员面临巨大压力(每日被骂“狗”),但在时间推移下,HKP显然已经在这种矛盾和压力下获得了“重生”,做出了自己的历史抉择,义无反顾的站在了蓝营/北京/内地的一边。笔者建议内地从中央政府到民间都持续给HKP予以精神、物资及资源支持。包括许多HKP家属现在最关心的子女转移至大湾区就学的问题。另外,很多事情可以低调进行,即便做了也不需要对外宣传,不宣传的效果反而更好。

  笔者以为HKP当前的士气、表现是非常有利的。但HKP还需要大量的精神、道义和资源支持。

  二、激进反对派的进展

  1、“星火同盟基金”

  这些天的一个大事就是HKP查处了众筹平台“星火同盟基金”,拘捕4人,冻结了7000万港元的资金。这个查处是以洗黑钱(money-laundering)为名的,称基金账户将资金用于私人理财投资。这个事情这几天在香港激进反对派内部有巨大的反响,可以说是真正触动了他们的神经。由于汇丰银行全程积极配合,反对派还希望将ATM及“装修”暴力转移到汇丰身上。笔者对这个基金的判断大致如是:

  1)这个众筹平台显然是反对派从和理非到勇武活动的资助者。每个活动都是需要经费的。例如今天下午在爱丁堡广场举行的活动,媒体说是中学生团体组织的。这个活动要搭台子,要制作宣传画,要印制面具,这些钱肯定都要花钱,不是义务工时能够换来的。像这种运动每日都在发生,再加上需要装备的勇武活动,肯定需要资金来源。显然星火基金是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

  2)众筹来自香港社会。这个来源是非常、非常广泛的。笔者去年到新疆考察,了解到许多当地非常普通的维族(例如建筑工人)也会集体对激进组织做捐赠,具有相当的社会普遍性。香港的运动是中产/专业人士/小资产阶级驱动的,除了大机构外,肯定也有许多市民做出捐赠。星火基金背后可能有广泛的资金来源;

  3)查处这个基金,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动了激进反对派的“春袋”。他们在国际上造势(包括和美国政客联合)指控HKP/GOSAR/汇丰打压示威者的资金来源。他们可能可以建立新的众筹平台,但7,000万港元资金是真金白银。单一运动所耗资金并不多,7000万港元是大钱,这个损失对运动的影响毫无疑问是很大的。这是HKP/GOSAR的重大胜利。

  为此,激进反对派也在酝酿一系列的抗议活动。

  2、抗议话题枯竭、群众兴奋度下降的运动

  今天是个周日,由于前几天的运动规模都不大,所以今天的运动就格外重要。运动的参与人数是一个重要指标。如果参与的人多,大家就有斗志。如果参与的人少,就会士气受损。

  今天的活动在爱丁堡广场举行。值得注意的是今天活动的议题——支援新疆维吾尔族!

  这个活动很早之前已经安排好。做这个选题,是因为比较“应景”——西方国家正以新疆问题指责中国。而一直在通过“恐中”心理因素作为反中运动驱动力的反对派来说,新疆是个非常方便的主题:“今日新疆,明日香港”(还押韵),把香港在中国治下的未来描述为新疆。但实际情况是,激进反对派既不关心中国内地,更不关心维族。除了少数年轻无知者外,大多数人对激进伊斯兰及恐怖主义也是非常恐惧的。新疆这个主题是没有办法吸引到许多市民的参与的。这和新疆问题在西方社会缺乏民众兴趣与支持是一样的。

  结果,今天的这个活动参与人数不多。最多是大几百到上千的概念。活动三点开始,期间人数很少,组织者拼命在连登、telegram、facebook上要人。

  然后,活动开始马上就变成了闹剧:组织者邀请了港独人士上台演讲,现场大举港独旗,口号是“香港独立,唯一出路”。连登和telegram上都有黄丝质疑说这样高喊港独口号“是不是劫持了活动”,“时机不适宜”。

  笔者关注到的是,香港人不关心内地,不关心新疆。对穆斯林并无好感,对伊斯兰恐怖主义更加怕得要死。他们组织新疆主题的活动不仅仅是“应景”、借题发挥,而是因为活动议题真是匮乏,只好机会主义地寻求一些可能会吸引国际反华力量关注的议题。实践证明下来,可能直接组织港独集会吸引的示威者会更多。

  这个活动的组织绝对是失败的。到了临散场,参与者极度无聊,就开始拿国旗做文章,降中国旗,扔到一边,然后打算升美国旗。

  HKP紧急到场去保护国旗,然后就发生了示威者对警员群起指骂、攻击,迫使寡不敌众的警员要拔枪自卫、释放催泪弹驱逐人群的情形。然后文宣大队晚间立即对国际宣传说HKP是镇压“针对新疆的和平集会”。

  这种活动之所以能够出现,一是因为没有23条立法,激进反对派可以公然组织港独集会;二是激进反对派完全不尊重香港现有针对国旗国徽的,可以肆意破坏践踏。

  其中,只要没有基于基本法23条的立法,各种分裂国家的集会就可以在香港大行其道。如果没有侮辱国旗(违反了国旗相关法律)的事件,HKP根本就无力可为。

  但笔者看到的是运动出现的颓势:由于市民对五大诉求已经呈现疲态,只能找一些与香港本地无关,但能够吸引国际眼球的议题,借题发挥。可惜新疆这个话题实在缺乏香港人共鸣。这场活动只可以称为一场闹剧。

  但是,我们还是要考虑到冬至、圣诞、新年的因素,年底了,很多人已经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上街。对后续发展的判断,还需要排除掉传统节日因素的干扰。

  3、“和你shop”、“和你影”

  过去几周激进反对派(笔者所说的激进反对派约等于香港年轻人)都在搞“和你shop”和黄色经济圈活动。

  所谓黄色经济圈,就是以支持香港运动(泛黄)、同情脱中、港独事业(深黄)为根基的经济。

  过去几个月,激进示威者都在打砸破坏红色(所有被身份“暴露“的中国内地企业)及蓝营(美心、优品360等)商铺,进行直接的暴力伤害。

  与此同时进行主动的抵制:不去红、蓝商业消费,转而到黄色商业消费。所谓黄色商业也有复杂的分级体系,包括对运动提供资金支持、店内提供连侬墙、贴出支持相关诉求的口号贴纸等。激进反对派研发了多个app包括WhatsGap、香港良心、和你Eat等,指导本地人选择黄营商家、抵制蓝营商家。

  平心而论,抵制是主动的个人选择及商业行为。反对派说的对,就是中国内地也搞红色或爱国爱港经济圈,对港独的机构和个人进行官方制裁或个人自愿抵制。效果都是类似的。中国对NBA及阿森纳(厄齐尔)的取态也一样。

  香港反对派推动“黄色经济圈”一直在进行,区别在于早期是主动打砸、破坏蓝营商家,从事赤裸裸的暴力违法行为。

  现在则发展成“和理非”的“和你shop”。什么叫“和你shop”?包括两个要素。

  1)一群人围堵到蓝营的商家,对在场顾客进行指责和施压“为什么来这里消费,没有良心啊”;

  2)对在场顾客进行拍摄(“和你影”),这实际就是通过“起底”进行人身威胁。绝大部分顾客因为不希望受到这种骚扰,会立即离开现场。商家也会尝试关门。如果是老人或携带儿童的家庭,就不敢担冒风险到蓝营商家。和你shop的目的就是通过攻击、骚扰,让蓝营商家无法维系经营。

  放在1930年代德国的场景,就是反犹民众在犹太人的商铺,门面上喷上和犹太人大卫星和Juden字样,然后灰衫军和市民指骂到店消费的日耳曼人。

  放在今天的中国内地,最可比的是在各种屈臣氏门店涂漆“港独”,然后聚众指骂在里面购物的群众。显而易见,这种事情在中国内地(以及全球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中国内地的相对文明及法治早已经不可能容忍这种行为——只有在自诩为法治社会的香港才会发生。

  激进反对派“和你shop”的逻辑是:

  1)排挤、孤立、打击蓝色/红色经济圈,让他们生意上无以为继;

  2)逼迫更多的商家变为黄色经济圈。无论真的假的都可以接受,“逼”他们变黄;

  3)他们认为蓝色/红色经济圈是GOSAR的主要经济来源与后盾。“和你shop”会让黄色经济圈成为香港经济的主导,实现长期的经济夺权;

  4)蓝色经济圈控制的是各种大型餐饮集团及连锁店。打击蓝色经济圈符合“揽炒”的方针,可以最大程度打击香港经济,基于此逼迫GOSAR就范,满足反对派的诉求;

  5)打击大陆背景经济圈是一种有效的“脱中”/排陆的具体举措;

  6)“和你shop”针对蓝色经济圈,但并不止于蓝色经济圈。黄色经济如果收到损害,也是“collateral damage”,是牺牲品——这是反对派劫持经济、整体揽炒、控制局面的必要代价。

  激进反对派认为“和你shop”的优势是——完全属于和理非行为,HKP不管也不是,管也不是。假设没有打砸的话,本身没有触犯法律(除非HKP强行认为聚集定非法集会),不管,HKP不到场,则商家和顾客抱怨,商家只得关门,顾客只得离场。管,HKP到场——导致媒体及市民们围观,商家也只得关门,顾客更会离场。所以,他们认为“和你shop”是一个绝佳的战略战术。

  香港这个以法治自诩的社会非常有意思。罢工是一小撮人通过堵路、瘫痪交通,强迫他人罢工。商业抵制是通过一小撮人通过围堵商场、谴责消费者强迫他人配合。这样的社会不但和民主社会无关,也和文明社会无关,只和法西斯社会有关。

  “和你shop”就是要求一群人在商场里来回转悠。目前的问题是参与人数不多。例如昨天在海港城的行动,参与人数就不理想。笔者猜测后面他们会改进方案,不是在商场四处游走,而是定点围堵蓝丝商铺。

  “和你shop”是非常典型的软暴力。香港的激进反对派(年轻人)多认为这是非常伟大的发明,也是道义上非常可接受的怀柔行为。这种行为和价值判断非常符合笔者观察到的这些人的特征:极度缺乏道德底线、同理心,愧疚感,在很多方面在显现人性之阴暗与恶,不知他们是道德观过度歪曲,还是因为社会家庭因素导致psychopath占比太高。

  内地及国际游客的减少将使香港的经济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本地经济(以及只占本地经济一个组成部分的黄丝经济)是不足以支撑香港的基层经济的。如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所说,新年后香港可能看到结业潮,将有大批人失业。

  今天我们只能说,这些经济震荡将是巨婴香港成长的必须。

  插播一句,笔者观察连登和telegram上的反对派多时,基本上没有人对香港金融与基层经济的关系有任何理解。他们对香港股市的叙事停留在“市场对香港经济有信心”及“大陆用很多钱来托香港股市”这种错误理解之上。

  4、勇武

  (在此笔者先插播澄清一个概念——黑小将。笔者定义的黑小将包括所有以着黑衣为认同和骄傲的香港年轻人。其中包括很多“合理非”。“黑小将”不等同于勇武即黑衣暴徒。)

  笔者观察黑小将的社交媒体,发现最普遍的看法是:

  勇武在“理大”事件(上千勇武被HKP围堵)后受到重大打击。这种打击是身体也是心理的,但主要是心理。心理上,恐惧后续被HKP以暴动罪起诉。因为HKP掌握了当时大部在场人员的信息,也通过现场留下的无数汽油弹和指纹信息,保留了对参与人员刑事起诉的可能性。并且,激进勇武者能够感知到HKP正在坚定地升级为强硬的国家机器。虽然香港社会和国际社会对他们仍然有支持和共鸣,但这并无助于改变现状。

  对于理大暴动参与者是一个巨大的震慑。从中大到理大,香港激进勇武放弃了be water,转向阵地战,这个转向所带来的失败,可能导致运动的阶段性失败。

  笔者估计参与理大活动的黑衣暴徒,凡是在HKP留有人身记录的,目前大多处于龟缩和观望状态。他们担心重新被拘捕,担心再无所畏惧的HKP进行秋后算账。他们憎恨的包括HKP、GOSAR、北京。但他们反感的也包括泛民政客、当选区议会议员的本土派,以及一般的和理非。

  勇武后退的原因,根本在于香港运动就是一个“口罩革命”。口罩革命的真谛是,参与者希望是匿名的,而不是市民的。他们不希望为运动付出个人层面的真实代价。是的,他们只是一群自私、懦弱的小人物而已。他们在以匿名打网络游戏的方式参与运动。没有人希望成为牺牲者。在匿名者,在“和理非”和“勇武”之间,存在的只有不信任——你是我的炮灰,还是我是你的炮灰。

  人类历史经历数千年的革命,有一个真相是,没有任何一个暴力驱动的革命是由不愿意承担个人代价的匿名人士实现的。要革命,就需要要流血和牺牲。这是香港黑小将所不可能付出的。

  他们只是一群由无聊、冲动和仇恨激励,希望通过集体打游戏的形式,意外地创造某种革命成功的机会主义者。他们是乌合之众。

  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获得成功,但他们可以制造混乱。

  三、综合以上分析,本博对运动的一些中期判断:

  1、退缩的勇武在短期内不会出现大规模的集体暴力活动;

  2、香港社会的大是大非观念——什么按道德能做什么按道德不能做,什么当依法什么当凌驾法律——已经错乱、崩坏。他们只是按照维持生活的惯性往前走;

  3、社会已经割裂,信息已经完全错乱——各派相信各自的媒体、各自的“真相”,无法沟通;

  4、暴力仍将存在,以地下化、分散化、快闪的方式发生;从昨日大埔激进勇武枪械事件看来,还将呈现恐怖主义趋势;

  5、和理非活动仍将持续进行,并且定期仍将出现大规模示威互动;

  6、反对派市民只是因为过年因素及疲惫心态短期消停。这将导致和理非参与人数在短期内出现下降;

  7、活动减更不代表香港的黄蓝分野会停止。香港社会已经完全撕裂;

  8、活动减弱不代表反对派(从和理非到勇武)对HKP/GOSAR/北京的仇恨有任何变化。恰恰相反,仇恨早已固化并将不断发展,一个仇政府、仇中的社会已经“建成”;

  9、伴随代际影响,黄将逐渐排挤蓝。黄将成为香港的主流。这在未来10年将看到明确成效;

  10、澳门的成功对北京向国外推广一国两制会有成效,但对香港(和台湾)作用甚微,影响基本可以忽略;

  11、明年的立法会选举才是香港真正的主题,反对派各方也将进行有针对的布局,希望进一步扩大政治影响,为最终夺权做准备;

  12、激进反对派将逐渐把注意力转移到构建一个国际反华、反共的信息及驱动中枢,特别是与美国反华政客保持密切联系,尽一切力量煽动国际反华势力。这个角色有点类似当年的某功,只是能力、影响力和被利用价值要强得多。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大胆私处人体艺术